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大腕儿”刘峰:做春晚就是一种修行(下)

发表时间:2019-2-14 22:41:17 文章来源:

继上篇文章:续集
“刘大腕”如何笑谈压力和为春晚的付出

压力山大 权当修行

经过了两年的春晚舞美项目经理历练后,少不更事的好奇心,不仅被彻底磨平了,同时,一份沉甸甸地舞美人的责任感重重地压在了刘峰的心里。

“后来正经担任舞美项目经理了,那种无知无畏的傻乐呵就再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透不过气的压力。”刘峰很认真地说到,“真的每年从接到春晚任务开始,连感冒生病都不敢了。”刚负责春晚舞美那几年,刘峰没少忍受内心的煎熬,“紧张,生怕哪里出点问题,别说直播的时候,就连联排的时候我都紧张的透不过起来,有几次感觉自己就要背过气来了,我就干脆躲到走廊,等缓和了才敢回到后台。”每次彩排一结束,他就像漏了气的气球,整个人都蔫儿了。

去年春晚第二遍联排时,有个舞蹈演员下来时说每当大幕升降的时候,就感觉脚下的舞台地板在蹦。刘峰听到后立刻引起了警觉,他赶紧带领工人进到舞台下方,认真检查每一个机械部件,果然发现其中一个承担大幕升降的轴承上出现了一道细如发丝的裂缝,“因为去年那个大幕比较沉,有600多斤重,加上制作期间有一次大的降温,导致这个轴承脆弱出现问题。”为了保证晚上联排的安全,刘峰立刻派出同事去采购新的轴承,并嘱咐多买两个以备万一,同时,他则死死地盯守在舞台下方长达四个小时。“舞台上面演员还在彩排,哪敢离开,为了防止这个轴承进一步分裂,我们临时找了个U型卡槽,把它紧固住。等新的轴承买来了,替换下来了,我们又盯了两个节目确保万无一失了才敢从舞台下方出来。”

刘峰说明年说什么也不做春晚了,太累。可是年年说,年年接到任务他却从没退缩过。“这是责任也是荣誉,组织安排了,就得干啊。”如今的刘峰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初入春晚,盯着舞台傻乐的傻小子了,遇到压力他也不会像当年那般心浮气躁的乱发脾气了,“都是一点点磨出来的,现在不管多着急的活,我都心平气和地给大家安排,责任分配明确,压力疏导出去,毕竟大家都紧张,就更不能给同事们增加压力了。权当是修行”刘峰笑着说。

这十多年负责春晚的舞美工程,他却连一场春晚都不曾真正看过。“你要问我春晚的节目,我只记得2010年王菲唱的那首《传奇》,因为那年她的那个节目彩排了很多遍,试录就有4、5遍,每次都要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所以不想记住也记住了,其它节目真的不知道了,你看我们就在舞台口站着,可心思哪敢用来看节目啊,注意力全在舞美道具上,生怕出一点差池,毕竟是要在三十晚上向全球直播的节目啊。”
每当电视上回放春晚的节目,身旁的亲友总会打趣地考刘峰,让他快速作答是哪年的春晚,刘峰常常看着电视发呆,“春晚有这个节目?”,可是,当背景舞美一出现,他瞬间就能准确无误地答出准确的年月日,从不失手。

被嫌弃的父亲

从2007年担任春晚舞美制作项目经理,至今已经过去了12个年头,曾经白净瘦弱的小鲜肉刘峰,也在岁月这把杀猪刀的摧残下,变成了略微发福的中年油腻大叔。

2018年的刘峰

2008年的刘峰

只有2011年,因为接到了河南台春晚的制作任务,他没有担当央视春晚的舞美制作负责人,也正是那一年,他得以有机会回家与家人一起过了一个久违的春节。

“因为河南台春晚是录播,所以,腊月28 就录完了。”那年三十刘峰吃到家里的团圆饭,他说“虽然台里的盒饭也挺好吃,但终于可以在三十吃到不用聚乙烯盛的饭了,感觉格外的好吃。”不仅如此,他还痛痛快快地喝了酒,跟家人一起给过世的爷爷烧了纸。“我爷爷是2000年去世的,我们家乡的风俗是三十晚上要把故人请回来吃团圆饭,过去都是我父亲去,那一年,终于我也可以去给他老人家烧纸了。”刘峰尽量说的平淡,仿佛是在说着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只是眼角间不经意流露出的那意思愧疚出卖了他心底的思念。随即,他将话锋一转,笑着说,“我家大公子小的时候都不认识我。他刚出生那会儿,我刚跟春晚没多久,他基本没怎么见过我,春晚结束后我回家,晚上睡觉时,就觉得有人在踢自己,睁开眼一看,我儿子,才几周大的小不点,弩着嘴憋着劲儿的用他的小脚丫在推我,我琢磨着这小家伙肯定心想,这家伙是谁,干嘛睡我家床。”刘峰笑着说。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春晚是场修行,十几年的磨砺 早已让他练就了笑对一切的勇气。

说起对春晚的感情,刘峰毫不犹豫地笑着说到“爱恨交加”。从事舞美工作十五年来,央视春晚的这方舞台对刘峰来说,有着绝对特殊的意义。自己的成长与成熟在这里;自己的心血与奉献在这里;还有那一个个没日没夜的拼搏与进取、没黑没白的煎熬与牵挂也在这里;以及对家人的思念、愧疚与感激更是在这里。正如刘峰自己所说,做春晚就是场修行,在他的内心深处,春晚带来的种种压力早已变成了自己不断前行的动力,它让自己变得强大又柔软,坚毅又细腻。春晚,早已成为他人生旅途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