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诗词大会 | 当诗词遇上远方

发表时间:2019-3-7 11:03:19 文章来源:

当人们谈论诗,总是想起远方,无论是那“望尽天涯不见家”的思乡情切,还是“江流天地外”的旷远豁达,亦或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岁月流华,生活的点滴总能在远方凝结成诗,装点并慰藉着眼前的苟且。在那“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觥筹交错间,在“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戈壁风沙里,渺小的你我何尝不似“天地一沙鸥”,任由那“月涌大江流”的历史洪流滚滚东进,一去不返。只有聪明人明了“采菊东篱下”的悠然,亦或是在花开花落的年复年中,半醉半醒地享受当下的每一寸苦短光阴。所以,谁又能说得清到底是诗歌带来了远方,还是我们在远方遇到了诗歌。也许,我们的心就是远方,当诗词与她相遇,天地都将难分彼此。

即将播出的《第四届中国诗词大会》,将远方的诗词带回我们身边,而万向鹰眼的空中运动镜头,又将我们的心带进远方。

今年的诗词大会离开了录制了三年的星光影视基地,选在了美丽的园博园进行录制。更加宽阔的演播棚让舞美造型有了更加广阔的施展平台,同时,也为万向鹰眼提供了更加高远的飞行空间。“这次的诗词大会是这四届中舞美覆盖面积最大的,我们的设备无论是在搭建面积还是飞行高度上,都有所增加。”据团队成员杨飞介绍,由于本届的场地利用非常的充实,所以鹰眼团队的前期施工难度还是比较高的,“我们搭建需要的四个固定点,既要考虑到这次录制的飞行高度,同时又要考虑飞行范围,要尽量以最完美的视角范围呈现舞台全貌,所以,我们这次的雷亚架直接搭到了演播棚顶,差不多和场地高度一样高,接近12米,可以说实现了空间利用率的最大化。”

听上去似乎不难,但现代舞美的多样性也在丰富了舞台视觉的同时,或多或少的增加了每一个工种的施工难度。同样负责本次搭建的刘万涛和陈永峰介绍说,演播棚棚顶距离灯光梁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为了保证飞行高度,同时又能有效避让灯光设备,他们在现场实地研究出了改良方案,“我们在棚顶和灯光梁之间,临时设计并加做了一个探向舞台的支撑架,实现了2000平方米的舞台全覆盖。”

前期的挑战还不是最难的,对于飞行师杨睿和张伟凯来说,要在大部分区域内进行“盲飞”,同时还要保证镜头效果才是真正考验团队实力的关键所在。“因为这次的舞美设计从主舞台到选手答题区,整个是一个大的环形舞台结构,镜头的舞台覆盖面积也是力求最大化呈现,所以,我们的操作台就必须做到绝对隐蔽,就只能躲到景片后面,这样在现场录制的时候,就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区域是没办法直接观测到的。”杨睿介绍说,好在经验十足的他并非第一次完成“盲飞”的任务,加上多届大型晚会、赛事的飞行历练,早已锤炼了他与万向鹰眼之间的默契,正式录制之前,他和张维凯就长时间泡在演播棚,认真观察现场的每一个细节,讨论设计每一个环节份飞行路线,并一遍又一遍的丈量、演练飞行路径,正式录制时,他们一面看着监控器里的返送镜头,一面根据前期准备的实地数据,再结合自身的经验,完美地完成了所有飞行任务。

“难度不大,全凭手感啦。”杨睿开玩笑地笑着说,看上去也的确是轻松,然而,眼下的轻松又何尝不是多年来无数次失败的锤炼与不懈地坚守才换来的呢。着眼当下,才会遇见更美的远方。当唯美的诗词华章在万向鹰眼的镜头中,优雅地流动起来,镜头前的你我,究竟是沉醉于远方的梦想,还是感怀于当下的沉醉又有什么要紧呢,只愿那份美好,你能发现!